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沈阳市统计局  >  在线访谈  >  正文

时间利用调查 讲述中国故事的新维度 ——访国家统计局社会科技和文化产业统计司司长张仲梁

发布时间:2018-05-29
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为宝贵的财富,也是所有流逝中最无声无息的流逝。因此,很多人经常会问:时间都去哪儿了?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目前,国家统计局正在组织开展全国居民时间利用调查,这是200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之后的第二次“国家调查”。日前,本报记者就此访问了国家统计局社会科技和文化产业统计司司长张仲梁。

时间利用调查:讲述中国故事的新维度

——访国家统计局社会科技和文化产业统计司司长张仲梁

 

  时间是一切财富中最为宝贵的财富,也是所有流逝中最无声无息的流逝。因此,很多人经常会问:时间都去哪儿了?

 

  为了回答上述问题,目前,国家统计局正在组织开展全国居民时间利用调查,这是2008年全国时间利用调查之后的第二次“国家调查”。日前,本报记者就此访问了国家统计局社会科技和文化产业统计司司长张仲梁。

 

  何谓时间利用调查

 

  记者:我们注意到,国家统计局正在组织开展居民时间利用调查,听起来,应该是一个很有意思的调查。请问,何谓时间利用调查?

 

  张仲梁:所谓时间利用调查就是采集调查区域内特定人群在一段特定时间内使用或配置时间的信息。

 

  假使你有这样的时间流水账:早上6点起床,接续30分钟的个人卫生,然后20分钟的早餐,再后坐一个小时的地铁,8点钟抵达办公室,在电脑前坐4个小时。然后,然后……然后在晚上11点入睡。

 

  时间利用调查就是采集这样的流水账,并推及至某个群体或全体居民。

 

  一个好玩的调查

 

  记者:听起来是一个很好玩的调查。不知您是否认可记者的判断?

 

  张仲梁:我也是同样的判断。实际上,我曾以有感、有趣、有料,来标识时间利用和时间利用调查。

 

  记者:有感、有趣、有料?具体怎么理解呢?

 

  张仲梁:有感,就是对时间有感觉。时间,虽然说不清、道不明,但对我们却是真切的存在,是“目之所见”“耳之所闻”,当然可谓之为有感。

 

  有感,是因为我们身体里就有一个隐形的时钟,不然,为什么有自然醒的说法;有感,也是因为大自然一直在给我们时间的概念,如日出日落每天都在上演;有感,更是因为我们一直处在时间的约束之中,如8点钟要上班,火车11点会出发。在一定意义上,生活,其实就是时间的分配和利用。时间利用,决定生命的存在和延续,决定生命的宽度和高度。

 

  有趣,是因为时间利用里面有差别,有变化,生动鲜活,能夺人眼目,甚至动人心弦。

 

  比如,早晨的地铁里,有人在闭目养神,有人在微信聊天;中午12点,大家到食堂了,领导们还在会议室开会,看样子,不到1点,不会结束;晚上8点的时候,母亲在教导孩子要少壮努力,而父亲,正在一旁玩游戏……

 

  这样的场景是不是夺人眼目。

 

  又如,时间调查数据显示,越是责任重大的人,越是对自己的休闲时间很吝啬,只要可能,是能工作多长的时间就工作多长时间。

 

  这样的数据,是不是动人心弦?责任,是荣耀,也是牺牲。

 

  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地域的人,在时间利用上有很大的差别。这样的差别,是时间利用信息有趣之所在,也是时间利用信息价值之所在。

 

  有料,是因为在时间利用里面,有很多可以挖掘的东西。比如,按照国家统计局2008年时间利用调查,无酬劳动时间方面,中国城市女性和农村女性没有太大的差别,分别为3小时36分钟和3小时46 分钟;而城市男性和农村男性则有相当的差别,分别为1小时36分钟和59分钟。

 

  与之对应,日本的数据为女性3小时38分钟,男性45分钟;美国的数据为女性3小时29分钟,男性2小时13分钟。

 

  上述数据的背后,是不是隐藏着三国文化传统以及家庭观念的差异?

 

  一个有用的调查

 

  记者:听了您的介绍,让人对这样一个有感、有趣、有料的调查充满期待。那时间利用调查究竟能发挥什么样的价值呢?

 

  张仲梁:首先,时间利用,构建了刻画居民生活形态的一个新镜像。时间利用,映写的是居民在各项活动的时间投入,如工作时间、睡眠时间、休闲娱乐时间,为我们把握居民生活形态提供了一个镜像。举例讲,劳动时间能在一定意义上反映劳动生产率,休闲娱乐时间能在一定侧面反映幸福感。正因如此,很多国家都把时间利用情况作为测量国民福祉的一个维度。例如,不丹的GNH指数、加拿大的CIW指数、OECD的BLI指数、英国的MNW指数,都包含时间利用方面的数据。

 

  实际上,通过时间利用调查,可以更好地考察性别平等、区域经济差异,衡量有酬与无酬劳动的规模,认识家庭、社会与经济系统运行,或者说,更好地刻画居民生活形态。

 

  其次,时间利用,提供了观测经济社会变迁的一个新视角。想想10年前,我们在读报纸、看电视上花了很多时间,现在,接触媒介的时间可能更长,但大部分似乎用在微信上了,有多少人,甚至连吃饭的时候都在微信聊天。这些变迁,我们可以在时间利用数据中看到。

 

  在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的《休闲绿皮书》上,我看到了一个数据,1996-2016年,北京居民日均劳动时间减少了27分钟。应该说,这个27分钟就是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一个测度。

 

  再次,时间利用,发展了表达经济社会政策的一门新语言。譬如,我们有性别平等政策,效果如何?对此,可以在男女比较收入的角度来评价,也可以在男女时间利用的角度来评价。实际上,通过时间利用数据,可以在一个新的语境中考察男女平等、儿童照料、交通运输、闲暇娱乐、养老保障、医疗健康、城市建设等范围广泛的公共政策问题,观察居民的获得感、幸福感和安全感,测度社会发展是否平衡是否充分。

 

  一个大家都在期待的调查

 

  记者:看得出来,时间利用调查价值确实很大。国际上开展情况如何?

 

  张仲梁:在国际社会,时间利用调查很是“流行”。1920-1950年,美国、日本等国就开始组织不定期的时间利用调查。进入1960年后,德国、法国、韩国、印度、南非等80多个国家或地区,陆续建立并实施了时间利用调查制度。今天,执行时间利用调查、活用时间利用数据,已经成为国际统计共同体的共同认识和共同行动。

 

  记者:我国的时间利用调查情况如何?

 

  张仲梁:在我国,1982年后,北京、上海、天津、辽宁等省各自组织开展了居民生活时间调查。2008年,国家统计局组织开展了覆盖十省市的时间利用调查。

 

  除统计部门外,一些部门和研究机构也组织开展了一些面向特殊群体和特别主题的时间利用调查。特别地,近年来,还出现了建立在社交媒体大数据基础上的时间利用研究。

 

  记者:我们统计部门组织的时间利用调查与其他机构组织的调查有何不同?

 

  张仲梁:其他机构组织的调查因为其调查目的,通常聚焦某一个特定群体的时间利用状况,不能推及全体居民或全体成年居民;或者聚焦某个方面、某个时间段的时间利用,不能推及全部的时间。正是因为此,各方面对国家统计局重开时间利用调查充满期待,有学者更建言国家统计局,尽早实现时间利用调查的制度化和经常化。

 

  呼应社会期待,国家统计局在2017年12月作出了开展2018年时间利用调查的决定。

 

  一个需要大家协心戮力的调查

 

  记者:对于今年正在进行的时间利用调查,您有什么样的期待?

 

  张仲梁:我的期待就是时间利用调查能出有品质的数据。

 

  有品质的数据,要求各级调查队领导给予重视和指导。没有必要的人力、经费支撑,很难有数据的品质。考虑到调查队系统人力资源和预算资源比较紧张,我们在研制调查方案时就确立了尽可能小的调查工作量、尽可能少的经费需求的约束条件。请各调查队尽最大努力保证调查所需要的人力和经费。我们相信,在时间利用调查上的投入,会有超值的回报。

 

  有品质的数据,要求负责调查执行的同志把调查组织、数据品质的担子扛起来,做到三个到位。一是责任落实到位,根据调查方案细化工作目标,明确工作任务,切实将细化目标和工作任务落实到市县调查队、落实到具体的人。二是督导检查到位。严肃流程管理,确保调查方案得到实实在在地执行,防范折扣、变通,用制度护佑源头数据质量。三是审核评估到位。适时开展基础数据逻辑审核和地方汇总数据质量评估,发现可能存在的问题并提出应对,确保数据质量达到预期的目标。

 

  当然,调查需要得到居民的理解和支持。居民的参与配合是调查成功的关键。居民提供的基础数据的质量是时间利用数据有品质的重要支撑!

 

  记者:当下,讲好中国故事,对于中国和世界都有着特别的意义。时间利用,因为是世界语,可谓讲述中国故事的维度之一。相信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2018年时间利用调查定能达到预期目标,不负各方面的期待。(记者 孙启文 张晓霞)

Copyright 1999-2009 沈阳市统计局 版权所有 | 沈阳长白网络制作、技术支持
网络服务电话:22743895 | 数据咨询电话:22722818 | 统计违法举报电话:22953052
联系地址:沈阳市市府大路260号 | 邮码:110013
建议使用IE6.0以上版本浏览,最佳分辨率1024*768
辽ICP备05018940号
辽公网安备 21010302000352号
网站识别码 2101000014